最优秀的女特种兵是这样被逼出来的

首页

2018-11-23

父亲给我起名“淑珍”,是将我“视若珍宝”,希望我“温柔娴淑”。 随着我参军入伍,从通信兵到海军陆战队,再从海军陆战队到女子特战连,战友们都叫我“大姐大”“霸王花”“小马达”,这与“淑珍”二字相差越来越远。

2008年参军入伍后,曾是体育特长生的我,被分配到海军两栖侦察队。 因具有良好的力量、耐力和协调性,我在各项军事训练中都“如鱼得水”,技能掌握得都很快。

每次考核,按照大纲标准,我都能达到优秀水平。 我逐渐脱颖而出,被单位当作骨干重点培养。 一路的顺风顺水,让我收获了不少荣誉和肯定,也备受战友们羡慕。

可我也在训练中经历了一次生死。 2011年夏天,单位组织骨干在湛江的一个水库进行潜水集训,我因潜水动作较为标准,被选为“示范兵”配合教员进行示范教学。 那天,授课结束前十分钟,教员让我和另外一个“示范兵”再示范一次“后翻入水”动作。

我看了下气压表,气瓶里快要没气了。 当时我想,只是入水一下就上来,空气应该够。 于是我咬上呼吸嘴,穿上脚蹼,“噗通”一声,就从橡皮舟上后翻下潜入水。 没想到,我的脚蹼掉了一只,蹬水一下子失去力量,我拼了命踩水,使自己身体保持不往下沉。

就在这时,瓶子里的空气已经耗尽,任我再用力也吸不出一丁点空气。 由于我用的是全闭式潜水器,装具很笨重,想解脱装具很困难。

那天光线不太好,水下能见度非常低,战友们在水面根本看不到水下的情况。 假如我刚才用一个满的气瓶,就不会这样了;假如我多学学怎么快速解脱这种潜水器,就不会这样了;假如我带个安全绳下来,就不会这样了……但是现实没有假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