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投生态之困:应收账款高企业绩滑坡难止

首页

2018-10-06

本报记者许永红童海华广州报道催收应收账款,成为了云南云投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,以下简称“云投生态”)的当务之急。 截至2018年6月底,云投生态的应收账款为亿元,占总资产比例%,计提坏账准备金额比例达22%。

与此同时,云投生态近年遭遇收入和净利润双降的局面,收入大幅下滑之外,净利润持续大额亏损。 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分别亏损亿元和2亿元,同比降幅分别为%、%。 2018年前三季度,亏损金额预计将会持续扩大。

目前,云投生态正在加紧应收账款的催收,甚至与欠款方合作建设房地产项目以加快回款。 受访业内人士表示,应收账款较高是行业普遍现象,也是园林工程上市公司的一大痛点,使得很多公司估值不高,“应收账款其实很麻烦,因为园林工程上市公司很多业务都是市政工程,但现在很多地方政府资金并不充裕。 ”针对上述问题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日前致函采访云投生态方面,对方表示已收到采访文件,将向相关领导反映。 不过,截至发稿时,记者未获相关回应。

坏账计提比例超两成近日,云投生态发布诉讼事项进展公告称,被告需向公司支付工程款约3536万元,如全额收回将降低公司坏账准备。

资料显示,云投生态收入主要来源于绿化工程施工业务、市政工程施工业务,绿化工程施工业务采取“前期垫付、分期结算、分期收款”的模式,而且市政园林业务存在项目施工周期长、工程进度款和结算款审核程序复杂、结算审计程序周期长等特点。 近年来,随着业务规模扩大,云投生态应收账款逐年攀升。 2017年末,云投生态的应收账款为亿元,同比增加了11%。

截至2018年6月底,云投生态的应收账款依然高企,金额为亿元,占总资产比例%,同比增加个百分点。 云投生态在财报中提到,公司原有垫资业务的回款风险大,向PPP(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)业务转型,但受国家规范PPP项目政策的影响,对公司业绩支撑还未形成。

同时,云投生态还称,有些项目施工周期较长,可能受天气或其他自然灾害等因素影响,造成完成工期、质量要求不能依约达成带来不能及时验收的风险。 此外,部分工程在结算之前需要垫付较多资金,并且回款周期较长,公司存在工程应收款项不能按时回收的风险。 “园林工程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较高,这是行业的一个普遍现象。

”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人士向记者指出,应收账款其实很麻烦,因为园林工程上市公司很多业务都是市政工程,但现在很多地方政府资金并不充裕。 该证券人士表示:“应收账款高企是园林工程上市公司的一大痛点,现在很多公司的估值不高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 ”记者注意到,截至2018年6月底,云投生态应收账款的账面余额近6亿元,计提坏账准备金额达亿元,计提比例为22%。 事实上,独立董事尹晓冰此前曾对云投生态2017年半年度报告提出异议,认为云投生态财务结构存在严重问题,现有经营形成巨额应收款,风险较大。

云投生态则回应称,公司已经意识到经营模式问题,并一直在积极转型,寻求进度款和PPP项目。 不过,PPP项目的开拓并不如意。 对于2017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的原因,云投生态曾提及,公司原预计落地实施的部分PPP项目,受政策调整等影响,项目获取和融资未达预期,已落地项目进度滞后。

联讯证券相关研报指出,相较于过去的BT(建成后移交模式)时代,在PPP时代,行业集中度向龙头集中的趋势似乎更为明显,而PPP模式对资金以及企业综合能力提出更高要求。

从2017年的营业收入来看,云投生态仅为7亿元,同比下降%,不管规模还是增速,要远低于东方园林、美晨生态、蒙草生态等同行业上市公司。 而且,云投生态在资金方面也面临着一定压力。

目前,催收应收账款已是云投生态的一大要务。

记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了解到,有投资者日前提出质疑,云投生态一笔工程款长期仍未收回,在近期胜诉的情况下,为何却和对方合作建设房地产项目,而非查封拍卖房产。

根据云投生态的回应,云投生态在2016年4月8日承接了安然南伞综合项目室外景观工程项目,合作方以安然公馆项目的销售收入作为工程款的支付来源。 不过,因项目开发商原因,安然公馆项目未能达到销售条件,导致公司工程款未能如约收回。

对此,云投生态在2018年3月8日提起诉讼,并在2018年8月2日胜诉,目前案件正在执行期内,云投生态表示:“为尽快收回工程款,公司推动开发商完成项目建设,计划通过房产销售实现还款。 ”相关公告显示,涉及的工程款约7121万元。 向控股股东高息举债在应收账款走高之外,云投生态的债务水平和融资情况也不容乐观。 2015~2017年末,云投生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%、%和%,不断攀升。

截至2018年6底,资产负债率已攀升至%。 此外,记者注意到,短期偿债能力指标流动比率方面,云投生态多年低于1,即流动资产要少于流动负债。

按照云投生态的计划,为提高短期偿债能力,公司与控股股东云投集团以及借款银行协商,通过借新还旧方式予以归还。

同时,加大项目审计结算、工程款催收的力度,加快业务资金的回流。 另外,加强新项目实施标准管理,承接适宜公司资金和业务实施能力的项目,保证业务收入规模增长。 值得关注的是,云投生态曾于2015年9月下旬启动非公开发行股票工作,尽管获得审核通过,但直至2018年2月仍未收到正式批准文件。

最后,云投生态在2月底终止了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,并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申请文件。 从相关方案来看,云投生态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亿元,用于归还云投集团委托贷款亿元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亿元。

记者梳理发现,云投生态的融资渠道较少,近年主要依赖控股股东“输血”获取经营资金和偿还贷款。

2017年,云投生态共向云投集团借款亿元,除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,多数用于控股股东的借新还旧。 进入2018年,接连向控股股东举债的情况并未消减。

8月下旬,云投生态直言“目前公司经营所需流动资金较为紧张”,而为了保证公司正常经营,向云投集团借款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,借款期限仅为3个月,利率为%/年,借款利息和委托贷款手续费(以下简称“借款成本”)万元。

在过去不久的7月,因来自云投集团两笔共计亿元的委托贷款到期,云投生态向其借旧还新,同时借款78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,此次借款共计亿元,借款期限1年,利率为%/年,借款成本高达万元。 早在3月底,同样是因为来自云投集团三笔共计亿元的委托贷款到期,云投生态向云投集团借新还旧,借款期限为1年,利率则高达%/年,借款成本为万元。

由于利率较高,云投生态遭到深交所发函问询,其在回复中提到:“公司受信用评级和有效抵押物等因素影响,在市场上融资存在较大困难,主要依靠控股股东给予帮助和支持。 受国家宏观政策调整的影响,企业融资成本普遍上涨。

控股股东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,融资成本上升。

”云投生态表示,资产负债率高企使得合作金融机构不再给予公司新增授信额度,同时因为公司持续亏损,大多数金融机构对亏损企业的授信申请持谨慎态度。 另一方面,随着融资规模和融资成本的上升,云投生态的财务费用也在不断攀高,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同比增幅分别为%、%。

财务费用也是云投生态近年净利润亏损的原因之一。

在上述两个报告期,云投生态营业收入同比降幅分别为%、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亏损亿元和2亿元,同比降幅分别为%、%。 而在2016年,云投生态这两项业绩指标的增幅分别为%、%。

云投生态预计,2018年1~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金额在亿~亿元,远超2017年同期的亏损金额6141万元。

业绩变动的原因,除了相关案件的败诉,还包括了业务拓展、工程业务完工量不及上年同期和财务费用大幅增长。